今日竞彩足球推荐分析
 
服務熱線:010-56 033 166
42萬藥店執業藥師去哪了?

7月18日訊 上月,漱玉平民大藥房連鎖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漱玉平民藥房)悄然從證監會的IPO排隊名單上撤了下來,算上這次,這已經是該公司三年內第3次折戟IPO。相比于前幾次對漱玉平民藥房的惋嘆,這次業界的反應卻顯得頗為淡定。“終止的原因其實很簡單,就是執業藥師不足。”一位熟稔醫藥股上市規則的人士告訴無冕財經,在當前的監管環境下,執業藥師的問題如若解決不了,藥店恐再難上市。
 
  一個職業資格認證竟然成為了整個行業的一大困局,不僅波及企業的日常運營,甚至還成為上市路上得障礙。“小小”的執業藥師證究竟有何能耐?
 
  “大家都在等,等鞭子抽下來”
 
  與漱玉平民藥房管理者的情況類似,盧玲(化名)最近的工作也是一團亂麻。自今年3月有關部門下達執業藥師“嚴查令”后,她在江蘇某縣域市場經營的二十多家藥店就變成了眾矢之的,幾乎每天都有監管人員來店里巡查。
 
  過去幾年,盧玲的生意慢慢上了正軌,這些店每年可創造7000萬銷售額,也讓她面對上游時有了更大話語權。在業內人士都在抱怨生意難做時,盧玲卻很樂觀。
 
  在去年與筆者溝通時,她還在暢談未來一年如何優化品類結構,敦促團隊如何實現以顧客為中心的營銷思維轉換。
 
  但現在她最關心的已經不是具體的經營問題,而是藥店里25%的執業藥師缺口。
 
  根據今年央視315晚會曝光,為了應對監管,二十多家藥店根本沒有藥師,卻花錢租了執業藥師的證,就是業內俗稱的“掛證”。僅僅四天后,國家藥監局發布通知,要求各地嚴查藥店“掛證”,并且規定出整改時間表。

 
 
 ▲國家藥監局3月份發布整改通知
 
  于是,這25%本應在崗實則掛證的空頭名錄,便成了盧玲的心頭患。
 
  盧玲坦承,過去遇上檢查,往往只是提前用一張車票把注冊執業藥師叫過來應付一下,檢查過了再送走。風聲緊的時候,就直接掛出執業藥師不在店的牌子。最后都能應付過去。
 
  但從3月份開始的這一輪嚴峻的巡查,還是頭一回遇見。
 
 
  查閱江蘇省藥監局的通知,口徑異常強硬,包括未配備執業藥師,或發現“掛證”情況,對藥品零售企業或執業藥師都會作出嚴厲處罰。
 
  “沒有執業藥師,難道就不開藥店了嗎?”盧玲這樣問無冕財經研究員,更像是但更像是在問自己。
 
  事實上,她遠不算最焦慮的那一個。
 
  一位圈內人解釋,執業藥師掛證算不上什么新鮮事兒,是一種很普遍的現象,“甚至25%的缺口都算是少的了。連鎖規模越大,問題往往就越嚴峻。”據該人士透露,他在某中部省會的一家區域龍頭企業里曾親眼見識到,100多家店只有10多個執業藥師在崗的情況。
 
  落實注冊執業藥師在崗也并非最近才有的事。監管部門一直都在強調,藥店對于合規性的認知,近年來也是逐步嚴肅化的。
 
  “早幾年我就意識到這個問題的嚴峻性。公司一直在出政策、給福利,鼓勵員工報考執業藥師。去年剛剛過了兩個,今年又報了七八個。”盧玲說。
 
 
  ▲藥店執業藥師配置率在提升
 
  即便如此,時間還是太緊,“合規”來得太快。
 
  由于白手起家,加之店面不多,盧玲一直保持著定期巡店的習慣。最近一次巡店時,盧玲親自接待了一位老顧客。對方要購買幾種常用藥,因為藥師不在崗,最終未能如愿,老人嘟嘟囔囔離開。不等盧玲囑咐,店員趕緊跟出去安撫。
 
  盧玲說,像這種情況,一天內就發生了好幾次。她也坦承,過去碰到這種情況,并非總要拿處方單。“都是熟客。對于一些常用藥,很少錙銖必較地按規定執行。”
 
  當然,嚴查之下就是另一回事了。
 
  嚴查令出來后,頓時出現了“藥監在開會,大連鎖在約談,小連鎖在靜觀”的行業景象。
 
  “大家都在等,等鞭子抽下來。”一位業內人士形象地描繪。也可能,是想等一個說法。
 
  證在,人不在
 
  執業藥師為何如此重要?
 
  對零售藥店而言,處方藥銷售并不是重要盈利手段,卻是最重要的引流方式。試想一下,如果一家藥店沒有阿莫西林、頭孢,還會贏得消費者青睞嗎?對藥店如此重要的執業藥師,又從哪里來呢?
 
  執業藥師是一種選拔性考試資格,“考試族”必然是執業藥師的主流,既包括了在校學生,也包括了社會工作人員。
 
  張強(化名)是湖南省一家執業藥師線上培訓機構的創始人,在他的培訓機構里,每年都有近萬人接受執業藥師考前培訓,此外,他還在浙江醫藥高專擔任客座講師。兩份工作的疊加,讓他對這些“考試族”的發展路徑有了更深的了解。
 
  根據張強觀察,這些“考試族”考證成功后的首選是醫療系統,也有部分進入藥企,基本上很少有人選擇去藥店,“通過執業藥師考試的人里面,起碼有一半都是來自或者流入了醫療系統。”
 
  雖然張強的觀點目前還無法求證,但執業藥師不去藥店工作,卻是不爭的事實。
 
  畢業于廣州藥科大學的林立(化名)目前是一家傳媒公司的微信公眾號編輯,雖然其工作性質距離執業藥師較遠,但他依然選擇在工作之余考了執業藥師證。
 
  “不光是我,我們班很多不從事醫藥工作的同學都考了執業藥師。”談及原因,林立表示一方面要對自己的專業屬性留個念想,另一方面也考慮到未來職業發展有回歸醫藥行業的可能性。
 
  據林立介紹,他的本科班級共有74人,其中考取執業藥師的有36人,真正在零售藥店工作的僅7人,比例不足20%。
 
  這樣的樣本判斷,顯然與國家藥監局執業藥師資格認證中心公布的“注冊于社會藥房的執業藥師425212人,占注冊總數89.4%”的說法所不符。
 
  “這其中的道理也很簡單,執業藥師不在藥店,不等于執業藥師證不在藥店。結果就是看似很多執業藥師在藥店,實則都是貍貓換太子。”
 
  一位不愿具名的藥店管理者告訴無冕財經,藥店在面對激烈的市場競爭之下,其人力成本也往往變得很敏感,既招不到、也用不起外面的執業藥師,“掛證”自然成了最劃算的選擇。
 
  藥店不能培養執業藥師嗎?
 
  “其實我們也不想‘掛證’,這些‘掛證’藥師不好管理,而且經常坐地起價。”湖南某藥店管理者吐槽。
 
 
 
  
▲網上流傳的執業藥師“掛證”費用
 
  “沒想過自己藥店的員工去考執業藥師嗎?”筆者反問。“想過,也在做,但真的很難。”前述人士如此回答。
 
  對于在藥店從事藥學服務的員工來說,考個執業藥師真的那么難嗎?
 
  倘若想搞清這個問題,還得從執業藥師資格考試說起。
 
  1999年,中國開啟執業藥師資格考試制度。
 
  考試工作考試由人事部、國家藥監局共同負責,具體考試實行全國統一大綱、統一考試、統一注冊、統一管理、分類執業。考試在10月舉行,分為4科,4年為一個周期,這意味著參加全部科目考試的人員,需要在4個考試年度內通過全部考試。
 
  在考試門檻上,一開始就對學歷做了嚴格區分。中專、大專及以上學歷,對其參考資格有不同的工作年限要求。甚至在考試過程中,也存在著令人費解的差異化。
 
  “大專生考試可以在4年周期內考完所有科目,中專生卻要求必須要2年考完。這是個非常滑稽的、缺乏邏輯的規定。”知識基礎相對薄弱的中專生,為何考試周期反比大專生更短呢?張強提出自己的質疑。
 
  這個考試有多難?也是個見仁見智的問題。
 

  廣州藥科大學本科畢業的吳燁在醫院藥店取得三年工作經驗后,開始報考執業藥師,并最終在2018年順利通過。
 
  提起這個考試,吳燁顯得輕描淡寫。他周圍從事藥學相關工作的同學,目前也基本上都拿到了資格證。
 
  然而根據官方數據,2018年我國共有68.76萬人報考,最終7.99萬人通過,通過率只有14.1%。也就是說,有將近61萬人,都被拒之門外。這些人里面少則從業3年,多則從業7年乃至更多。
 
  他們中有研究生、本科生、大專生,也有中專生,甚至還有前面提到的為了拿證而補大專學歷的人群。
 
  本科生群體拉高了考試的通過率,那些中專生、大專生,錄取率則要遠遠低于這個平均通過率,其中多數人淪為被拒之門外的那一部分。
 
  有咨詢機構對藥店從業者學歷水平進行調研發現,藥店從業者當中,本科及以上從業者只有9%,而高中、中專、大專學歷從業者占據了總人數的82%。
 

  ▲藥店從業者學歷結構
 
  通過上述比較,雖然不能嚴謹地推斷執業藥師考試與學歷之間的比例關系,但相比于接受高等教育的醫藥專業學生來講,大專、中專等學歷的同學確實存在一定的劣勢。
 
  當吳燁和他的同學們輕松過關的時候,真正在社會藥店一線工作的報考者卻將之視為龍門一躍。
 
  日前出臺的《人力資源社會保障部關于印發執業藥師職業資格制度規定和執業藥師職業資格考試實施辦法的通知》,規定了以后大專以上學歷才能報考執業藥師,這無疑又將相當一部分藥店從業者擋在了執業藥師的大門外。
 
  一廂是執業藥師證持有者不在藥店工作,另一廂是在藥店工作者考不上執業藥師。兩廂夾擊下,執業藥師仿佛成了藥店經營脫不掉的“緊箍咒”。
 
  目前,很多業內人士都把遠程審方看作是緩解執業藥師不足的“救命稻草”,自今年4月起,江西、湖南、山東等地相繼出臺鼓勵遠程審方的相關意見。但在沒有全國一盤棋推進的情況下,對于力圖上市的“漱玉平民藥房”們來說亦是杯水車薪。
 
  如果真要尋求破局之路的話,改變執業藥師應用模式或許是條解圍之道。

電話:010-56 033 166
版權所有 (C) 2003 迪醫信(北京)科技有限公司
人才許可證: RC1312407
迪醫獵頭 迪醫獵頭網 醫藥獵頭 醫藥獵頭公司 北京醫藥獵頭公司 上海醫藥獵頭公司 廣東醫藥獵頭公司
澳客网彩票